<button id="weanz"><acronym id="weanz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button id="weanz"></button>
      <tbody id="weanz"></tbody>
      <em id="weanz"><acronym id="weanz"></acronym></em>
      <rp id="weanz"></rp>
      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夢境記

      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 >

      夢境記

      2019-10-07 10:25:32 作者:我我我 來源:文章吧 閱讀:載入中…

      夢境記

        窗子外邊是一片藍,看不出季節,玻璃厚墩墩的,將黯淡海水隔絕在外,時不時能見到一些發光物體穿過,是生物,或是某種幻想,分不清的。

        我從床上爬起來,穿上毛絨拖鞋,洗漱。

        “琤然”這是我的名字,父親給起的,我知道我有父親,但很久沒能見他,父親在我的世界里了無蹤影。

        換上制服,沒來得及拿烤好的面包片,廣播如期而至——德沃夏克的《第九交響曲·自新大陸·第四樂章》,頂喜歡曲子的,尤其卡拉揚指揮那場,心情好時便偷偷哼來著,哼時腦海浮現出卡拉揚雙目緊閉指揮的樣子,可神氣著呢,指揮棒如舞干戚,神色能叫人聯想出一票沙場名將來。

        我披了件藍色針織外套,發卡揣兜里,匆匆出了房間,發卡是父親送的,一直帶在身上,平時頭發別起來的,今天披長發。倒不是哪個心儀的男生欣賞長發,只是廣播敲得猝然,這叫我心慌慌了——不跑起來不免遲到。

        船艙過道狹窄,像小溪,從山腰間孤零零流下來。在這樣地方奔跑,不大走運就會跌入突兀的險境,小溪暗流涌動。

        總有不大走運的時候,一個男生的背影拐角處突然出現,萬分無奈的,高速運行的我由于慣性還是結實地裝了上去,前者一個趔趄,我則撞得鼻子發紅。顛簸后定睛一看,被害者男生居然是同班的“堃”。

        所幸撞者為熟人,不幸中有萬幸,萬幸中化險為夷。免了些人事糾紛。

        “實在抱歉的,”我連連道歉,“時間緊,不得不跑的?!?/p>

        “不要緊的?!眻艺f,看上去沒有特別在意。

        “喂喂,方方土,”我手指了一下手表,時秒針趨于危險位置,“可要遲到的,再這般慢悠悠,到時候給年級主任逮住,扯到走廊,劈頭蓋臉一頓臭罵——年級主任記得?滿臉橫肉,癩皮狗似的家伙?!?/p>

        “知道知道,沒你講得那么其貌不揚,但總體講不討人喜歡的”堃說,腳下步幅沒見半點增加,“踩點習慣了的,習慣的人做習慣的事,是有某種魔感的??蓵缘??康德每天下午四點準時散步,拿懷表對,分秒不差?!K’,教堂聲響起,康德跨過午后,教室鈴聲響起,我準時跨進教室?!?/p>

        我默然,無言相對,他確實是沒遲到過的。腦袋中不禁想,他是康德,不逾分秒,我是抱懷表的兔子,蹦蹦跳跳,急急忙忙,茶會始終要遲到的。

        “話又說回來,”堃又講,“做夢了嗎?”

        夢?

        夢。

        我無法準確地講出這個詞語涵義,沒做過夢的,一次都沒有,沒有體驗過的,不好講怎么算是做過?!皦簟痹谖业哪X海里是形如無物,絞盡腦汁去想,只浮現揉皺了的紙的形狀。

        “應是沒做吧?!蔽抑v,語氣確定的。

        堃只是略應了一聲,像是沒有繼續追問打算,這話題順口一提罷了。他既無打算,我便不繼續解釋。

        課堂很大,大而無趣,叫人想起在潛艇幻燈片室看的生物巨大骨架。

        教室是擁擠的,學生排排坐,擠得前胸貼后背,容不下半只水母空間,頭頂卻總是空空一片的,只懸三兩盞燈,光線肆無忌憚地穿梭,從舷窗里透向寂靜的海水里,又給水擁擠得支離破碎。

        擁擠、擁擠,學生的腦袋也是擁擠的,容不下半點冰淇淋氣球,全給知識裝得滿滿當當,蠻像個快溢出的廢紙桶,還得不斷往里塞,塞不下了,棍子也好,馬桶搋子也罷,一搗一下,使勁地塞,無所不用其極。

        我是例外的,我腦袋空空,即背不下那勞什子初級經濟學,也難記下那文言虛實詞,這點我大大方承認。當千夫所指我腦袋空空時,我承認我腦袋空空,這亦是一種不空。

        腦袋空空的人倒是也有喜愛的課,正如腦袋滿漲的人偶爾也是需要做夢的——聽說夢有緩解現實疼痛作用來著——哲學史是門我可心的課。

        哲學老師是個戴假發老者,假發很有味道,銀白色,其間夾帶幾縷黑,好像這原本就是他的頭發似的,穿黑色長款大衣,打著圍巾,活脫脫民國知識分子,這打扮叫我想起木心的照片,于是我們喊他“民國遺老”,他也樂得這稱號。

        民國遺老走上講臺——就連走也是知識分子的走法,那種我們只能在泛黃膠片上尋索的步伐——他用手杖杵了杵地,沒有哪個老師用手杖的!大學講師也不用的。手杖是舊知識分子的特權!遺老是有這種特權的。

        “嗵嗵?!笔终葠烅?,喧鬧平息,開始上課。

        今天的課程夢境——無巧不成書的,莫不是方方土跟遺老合串好的——內容多是夢的功能、分類、作用,往后開始講弗洛伊德那套,大談闊談夢的隱喻潛意識。

        這些我都曉得的,再清楚不過,我是沒做過夢的,這讓我和別人之間劃出道模模糊糊的界限來,為了避免非必要性的不愉快,我私底下讀過大凡能找到的關于夢的文獻,因此給激發了對心理學龐大興趣,于是從弗洛伊德讀到榮格和馬斯洛,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      于弗洛伊德,我是不堅信他老掉牙的那套說辭的,但我找不到其他文獻,潛艇圖書室書籍有限的,每本都很老舊,都帶有某種清晰感,仿佛我只讀過它們,而它們本身就在那里,我們不是故人卻重逢了。

        遺老接著講夢在文學里的體現——他原是中文系出來的——于是順理成章開始講莊周夢蝶,講到這里他頓了一下,想起什么似的,于是開始講起懷疑主義。

        “笛卡爾關于夢的論證可知道?”遺老講,聽他講話像圍著大學教授聊天。

        “曉得的,曉得的,老掉牙的東西?!?/p>

        有學生抱怨道,他們是不堪長篇大論的,滿心認為只取精髓就好——不做無用之事,不讀無用之書。

        “倘若你做了三個夢境,第一個夢里頭,你夢見了富有立體主義畫風的多邊形的人,它們自稱是高維度生物;第二個夢里頭,你夢見你正在參加莫斯科保衛戰,德軍炮火在你的耳邊轟然炸裂;第三個夢里頭,你夢見自己正在進行數學考試,但并沒有任何一個老師監考,你更容易把哪一個夢境當做現實呢?”遺老講。

        “自然是第三個?!?a href="http://www.fjjslyw.com/zhuanti/quanban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全班異口同聲。

        “我想也是,”遺老說,“進到第三個夢里來,你正為突如其來的數學考試困擾焦頭爛額,于是你偷偷翻開桌箱的數學書,書上告訴你一個三角形可以同時擁有兩個直角——你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,你反復看那白紙黑字,它始終不變,這時你還認為這是現實嗎?”

        班上的人沉默了,舷窗外的海水看著我們,同樣深藍地沉默著。

        “當然不會,”我突破寂靜,站起身來,瞥了海水一眼,海水也瞥我一眼,“它改變了某些固有法則,某種意義上講,摧毀了現實的基石?!?/p>

        “但夢境難得漏出這樣的破綻的,夢有時天衣無縫,厚實得像是海水,”遺老說,“夢里的三角形毫無疑問都是三條邊,夢不出四條邊的三角形來的?!?/p>

        他走到舷窗旁邊,望去,海水像是凝重的霧,悶在眼球之上,看不清什么的,“缸中之腦的假想可聽過?”

        “操縱者把你的腦子放到滿是營養液的水缸里頭,往你的腦子里傳遞你還存活、依然在行走的信息,就像往紙簍里丟寫滿東西的紙,并用模擬信號輸送所有你需要的觸感、嗅覺、知識?,F在,一切都與你活著無二,你還能察覺存在于夢中嗎?”

        我默然,答不上來的,有種深海包裹的窒息彌漫上來。這是無解的假設。

        “當然,現有的夢境控變系統不足以做到這一點,甚至無法向大腦輸入嶄新的內容,”遺老說,“但以假亂真還是綽綽有余?!?/p>

        “怎么辨別出究竟是否在夢中?”我努力想從那股子密度極大的窒息中爬起身。

        “不可能萬無一失的,人這種東西”遺老狡黠地一笑,“先不講人無法完全掌控大腦的運行的。程序,人來編寫的,方方面面完美無缺是難得的,總得有漏洞來的。重中之重要找到漏洞來,出其不意,跳到外面去?!?/p>

        “硬要論證的話,”遺老說,他不再搭理海水,面向我,“從語言上來講,我們將潛艇稱為潛艇,將心臟稱為心臟,操縱者給予我們這種語言系統,并給這種語言系統配與相符的感覺,我們不妨打亂這種語言系統,讓我們所講的潛艇不指代潛艇,所講的心不指代心,那這時操縱者會給我們輸入什么感官呢?潛艇將匹配上不屬于潛艇的感官,或許還會出現兩個直角的三角形吧?!?/p>

        我對這個答案不甚滿意,它沒能帶來搓破氣球的破裂感,窒息的仍然窒息,但我沒過多糾纏的,一個假設而已,既是能有價值又無價值的,思考了,便體現來它的職能了,思考過了,丟在腦子里不管就是。假設淹不死人的。

        余下是數學課和政治課,難以入耳的東西,我想起今天走得匆忙,基本護膚也沒做的,邋里邋遢不是我作風的,于是掏出隨身帶的vc面霜補救,不料給癩皮狗年級主任抓個現行,逮到走廊劈頭蓋臉一頓臭罵,心下對這中年老男人愈加憤懣。

        我躺在床上,再一次嘗試擁抱夢境。四下漆黑一片,每到24點全艦燈光熄滅,能源耗得比時光快。

        人類有過空前絕后盛景,不必躲藏在海中的盛景,那時你望得見天空,每種語言都給天空一個高尚名詞,那時你也曉得一個詞叫做“岸”,你可以毫無節制,可以講你無法關掉整座城市的燈光,可以將燈光比作夢想。

        夢,是什么?倘若我能知曉天空,能觸摸岸,我也理應是能擁抱夢的。人類在退化,人類在失去夢了,我是首當其沖那個。

        我再一次沉睡,恍若冬眠,沒有夢,漆黑一片,給什么獸吃下肚似的。

        “欸,今天依舊是沒有做夢的?!蔽蚁驁?a href="http://www.fjjslyw.com/zhuanti/baogao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報告說。

        堃習以為常點點頭,講“總要做的、總要做的”,便沒了下文。

        我或是不該打擾他的,他正看書,堃對書有成癮般執著,這時打斷,他是得生氣的。

        我回望書架,書籍孤零零的排列,不分門別類,沒按任何順序地,像幾片密度不同的海,不挨邊的沉浮著。我們跟書一樣,和身邊的人不挨邊的沉浮著。

        圖書室里掛著昆蟲標本,有蝴蝶的,十多種,旁邊擺著《納博科夫選集》,蠻是應景的。我起身到蝴蝶面前,亦或蝴蝶起身到了我面前,可蝴蝶不會動,死者不再走動。所以動的是我,人這種東西啊,沉淪到這里了也還是走動著。

        我常對著蝴蝶想象天空,那是個給空氣填充,帶著藍色的傷心的世界,我不大相信錄像帶里的天空,我相信蝴蝶腦袋里的天空。

        堃合上了書,使勁闔了闔干澀的眼,靠向了椅背。

        “《蠅王》,”他說,“戈爾丁寫的,得過諾貝爾來著?!?/p>

        “知道?!蔽艺f。

        戰爭中間充滿瑰麗色彩的蟻穴,戈爾丁幻想的第三次世界大戰,一個由孩子們治理島嶼,孩子可愛的,不加掩飾的,他們打你一拳往往就真的打了,可愛得連刀子上的血都不曉得擦去。對孩子們來講,眼淚就是眼淚,血就是血,叛亂與革命也不能是別的東西,正如自相殘殺就該好好自相殘殺,每個詞都赤裸裸,現實主義得沒半點隱喻。

        夢從孩子時期失去了的。

        沒人教育我們,我們為什么要躲到水底,核冬天、氣候惡化、臭氧層破裂或是硅基生物入侵,無所謂的,總之我們又回到這里來——生命起源點,現在已經沒有生物來來往往,鬼知道外面的無機環境是個什么樣子。

        “你相信人類本質上是惡的嗎?”堃問。

        “若從動物天性上講,什么生物都是利己的?!蔽?a href="http://www.fjjslyw.com/zhuanti/qiaomiao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巧妙地逃避道。

        他不講話了,起身,準備回自己房間去。

        圖書室又空無一人了,我拿指尖碰一下蝴蝶,也回自己房去了。

        回房后我換上恐龍睡衣,睡衣是父親給買的,跟發卡一樣,我有很多東西是父親買的,我總感覺父親存在于我記事之前,就好像我感覺海水存在于我記事之前一樣??珊K偸窃谖抑車?。

        于父親我是記不真切的,就像夢一樣,不真切的,卻又十分重要的。

        我燒水煮牛奶,煮牛奶的時間里順便洗漱,燈在這時突如其來地暗了,牛奶的沸騰聲漸漸小了去,我看表,才22點的。

        衰弱,有什么在衰弱。

        摸黑洗漱完畢,我爬到床鋪上,這時眼睛適應黑暗。窗外又有發光物漂過,我多么希望那是一只水母,輕飄飄的水母,可以一直浮到岸上去。

        有一點光透過門縫投進來,我心下疑惑,接著傳來敲門聲。

        “是我?!?/p>

        方方土的聲音。

        我尋著燈光走到門邊,給他開了門。

        堃提著一盞小燈,只講句“跟我來”,轉身走開。

        光線隨著他的離去而離去,這讓我只好跟上去,像是擁戴火種,或是一只輕飄飄的水母。

        堃把我引到他的房間里,這是第一次來他的房間,我曾想象過他的房間,多少帶著點曖昧的。老實說,比我想象得要大得多的。

        堃把提燈放到房間中央,白熾燈的慘白了整個房間,我看到很多人偶,有塑料的,有布制的,散落在房間各地,缺胳膊少腿,仿佛剛剛經歷過一場戰斗。

        “他們自己來這的,”堃說,“不是我故意擺放,這樣戰斗畫面故意擺不出的,我不是米開朗基羅?!?/p>

        “欸,叫我來干什么?”我講,我看著人偶,感覺有點冷,“我是個女生,此時此刻還穿著睡衣?!?/p>

        “開讀書會,”堃講,“心血來潮的,非得想要辦個讀書會不可,人偶們是不會講話的,圖書室里的蝴蝶也不成,都是不會講話的,能講話的只你一個的?!?/p>

        我有點惱怒,干嘛三更半夜辦什么勞什子讀書會的。

        “我要回去?!蔽抑v。

        “只需十分鐘的,拜托?!彼f著,從書架上抽出一本繪本來。

        “只給十分鐘的?!蔽艺f著,席地而坐。

        我看著繪本的封面,藍色與粉紅色交織迭起,藍色的是宇宙,粉紅色的是行星,我沒見過星空,那是我除了水以外看到的第三種色彩,這使我來了興趣。

        “這是個關于人工少女的故事?!眻艺f道。

        一顆孤獨的行星,它不繞著任何恒星旋轉,不受任何力的影響,只是像幅莫奈的畫一樣,模模糊糊地待在那里,它只是一副風景,你甚至不好講它有什么作用,直到哪天它給一顆肥胖的恒星捕捉。

        人類在它的身邊建造了一個空間站,讓它成為一個中轉站,何苦在這窮鄉僻壤建空間站呢?大概它作為交通要道還有點用處吧,你知道,世界上一無是處的東西也蠻少,存在即合理。

        多了個朋友,行星既不欣喜也不憂傷,這篇故事里它不是擬人的,擬人的便添出擬人的悲傷來,這空蕩的宇宙里,不好泛濫出感情的。

        按慣例,每一個空間站都安排個機器人看管——人是不能安排在這的,誰能耐得住這空如宇宙的寂寞,人類耐不住的,便叫機器人來耐。

        看管此處的,是名叫諾亞的人工少女。

        “新歷781年,反應堆夠3個世紀的,”研究員說,“三個世紀之后,派人接你?!?/p>

        少女盡職盡責的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人類來來往往,飛船川流不息,這顆孤獨行星恍若城市般輝耀起來。

        “尊敬的客人您好,您正位于西南星域,H8星系,X-5孤獨行星,1號空間站,這里是滿天繁星的盡頭,維護員諾亞,竭誠為您服務?!?/p>

        那時少女很高興,每天活得快活,她身邊熱熱鬧鬧,有孩子嬉笑,有大人贊許,她像吃糖果般開心的,她向大家介紹著這行星,講述著其他遙遠的星系,像講述一個個夢境。

        但她不會做夢,仿生人不會夢見電子羊。

        繁華反復無常,光陰流水隨意,葡萄一旦釀成酒了,它就再不成為葡萄,不知何時起,四周安靜下來,安靜下來那天,她沒有看日歷。

        少女依舊做著工作,安排掃地機器人打掃大街,每日按時起床,洗漱,打開空間站所有空蕩的燈光,檢查能源泵,檢查反應堆,將孩子們的繪本一本本排好,撣灰,之后便無事可干。

        她抱著毛絨熊,坐在臺階上,輕輕哼著什么曲調,教她的人告訴她這是一個以不存在國度的民謠。少女望著宇宙,天空——如果你能講那是天空的話——漆黑一片,最近的恒星也是那么的遙遠。

        她看手表,快十一點,于是起身,走到播音室去,開始向全站播音。

        “尊敬的客人您好,您正位于西南星域,H8星系,X-5孤獨行星,1號空間站,這里是滿天繁星唯一的孤獨,維護員諾亞,竭誠為您服務……”

        你看夜空,每顆星光都很亮,可它們離得很遠,誰也不認識誰,誰也不和誰成為朋友。

        少女望了下日歷,新歷1090最后一天。少女突然想到什么,于是又拿起話筒,湊到唇邊,哼起那首異國小曲來,哼完之后,開口講:

        “今天是除夕呢,明天開始又新的一年了,新年新氣象哦,預祝各位客人新的一年里闔家幸福,團圓美滿……本站,能源剩余量,預計可維持13小時5分28秒,13小時后,本機將陷入休眠,休眠之前,同屬于億萬萬所空間站的本站,將向地球發送最后一封新年賀電,來自西南星域,H8星系,X-5孤獨行星,維護員諾亞,祝地球上的各位,新年快樂!”

        你知道旅行者一號嗎,那是1977年美國發射的太空探測器,曾經裝載著人類的所有語言與聲音,獨自一人向銀河系中央泊去,成為一艘無援的潛艇。太空的黑暗,像是深海當中,無邊無際的海水,你和大海講話,不能用故人的語氣,每一滴水,都是陌生。

        公歷2025,旅行者一號攜帶的電量耗光,它與地球失去了聯系,但它將繼續順著軌跡前進,獨自一人的,發不出任何聲音地再堅守不知多少個世紀。不能進行任何廣播,吶喊,也得不到任何拯救。

        直到現在,人類足跡遍布銀河系,他們依舊沒有發現它的殘骸。

        故事到這里結束,堃合上繪本。

        我聽過這個故事的,像是曾經聽過海浪聲與看過水母一樣,這是爸爸給我講的故事。

        燈一下亮起來,我看表,23點,還有一個小時得熄燈。

        “能源衰退了?!眻艺f,“絕望與時間盡頭,分不清誰會先到來的。曾經我也認識一個女孩,像繪本里那樣堅強,于我,她是絕無僅有的存在,她和我都不感到孤獨,兩個人在一起決不孤獨的,但后來我離去,她或許就陷入偌大的孤獨了吧?!?/p>

        堃熄滅提燈,我這時能很好地打量他的房間了,床、書臺,四散的玩偶,以及書臺旁一扇緊閉的艙門,我剛剛沒有發現艙門的,它只是安靜站在那里,不說話。

        “走吧,”堃說,望向艙門,“還剩一點能源的,進行一場播報,又或將潛艇弄得燈火通明,你來決定的?!?/p>

        我起身,檢查了一下口袋,爸爸給的發卡靜靜躺在那里。萬無一失了,于是走向艙門,輕輕扭動把手。

        我醒來,將身上的電氣原件扯掉,從休眠倉起身,父親——或說博士——躺在我身邊,心臟上插著一把匕首,我們的四周散落著莫名其妙的尸體,千奇百怪的,像是人偶一樣。

        四周很暗,只有控制臺屏幕上泛著無法維持恒溫警告的紅光。我似乎想起來什么,卻又沒想起什么。人類或許是長不大的孩子,成年了也會不加掩飾,拿了手槍和刀,竟也不知道躲藏,暴亂和革命比起來,革命者多了一分浪漫主義。

        我不是不會做夢,只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,長到我自己都沒有發覺,父親——我總是這么稱呼博士,用剩下的能源,為我設定了這唯一的夢境。

        我走到控制臺前,將發卡插入,屏幕亮起來。

        “歡迎您,維護員琤然?!?/p>

        “本艇預計能源可用時間,3小時,堃博士在18月零七天前將潛艇權限轉移給您,目前潛艇待命中,請下達指令?!?/p>

        “岸邊,”我喃喃道。

        “無效指令,請重復指令?!?/p>

        “去岸邊去吧,不要在待在海里了?!蔽艺f道,“去看下蝴蝶們引以為傲的天空吧,去看下岸邊吧,無數年前我們曾活動的岸邊,我知道,3小時到不了岸邊的,但想去,無論如何都想去,今天新年,可以任性一下子的?!?/p>

      評價:

      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      【讀者發表的讀后感】

      查看夢境記的全部評論>>

      評論加載中……
      彩票下载app
      <button id="weanz"><acronym id="weanz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  <button id="weanz"></button>
          <tbody id="weanz"></tbody>
          <em id="weanz"><acronym id="weanz"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  <rp id="weanz"></rp>
          文昌 | 温州 | 佛山 | 黑河 | 东莞 | 寿光 | 郴州 | 珠海 | 博罗 | 阿勒泰 | 巴中 | 鄂州 | 赤峰 | 三门峡 | 阜阳 | 咸宁 | 海西 | 清徐 | 抚州 | 阳春 | 陇南 | 锡林郭勒 | 中山 | 自贡 | 台山 | 赣州 | 汕头 | 临沧 | 偃师 | 博尔塔拉 | 吉林 | 燕郊 | 云南昆明 | 漯河 | 平顶山 | 漯河 | 仁怀 | 广元 | 常德 | 靖江 | 广西南宁 | 永新 | 三明 | 淮安 | 芜湖 | 泰安 | 安吉 | 商丘 | 石嘴山 | 阿拉尔 | 昌吉 | 任丘 | 儋州 | 南充 | 潮州 | 邯郸 | 鹤岗 | 吉林长春 | 东台 | 牡丹江 | 安吉 | 澳门澳门 | 广饶 | 长葛 | 项城 | 阿里 | 昆山 | 余姚 | 东阳 | 昭通 | 昌吉 | 桓台 | 广饶 | 玉溪 | 湖南长沙 | 雄安新区 | 洛阳 | 马鞍山 | 高雄 | 宁夏银川 | 平潭 | 连云港 | 衢州 | 长垣 | 香港香港 | 安阳 | 衡水 | 钦州 | 济源 | 固原 | 江门 | 白城 | 焦作 | 广元 | 无锡 | 宜春 | 定州 | 山南 | 包头 | 台南 | 公主岭 | 滨州 | 通化 | 柳州 | 鄂尔多斯 | 西藏拉萨 | 济南 | 海丰 | 吉林 | 青州 | 肥城 | 朔州 | 吉林长春 | 玉溪 | 日喀则 | 佛山 | 鹰潭 | 库尔勒 | 青州 | 巴彦淖尔市 | 永康 | 云南昆明 | 怀化 | 无锡 | 巴音郭楞 | 杞县 | 博尔塔拉 | 聊城 | 南安 | 河南郑州 | 延边 | 朝阳 | 鄂尔多斯 | 东海 | 神木 | 泰安 | 襄阳 | 永州 | 天门 | 景德镇 | 乐清 | 鄂尔多斯 | 济南 | 商丘 | 萍乡 | 瑞安 | 吉林长春 | 澄迈 | 临沧 | 吐鲁番 | 徐州 | 和田 | 崇左 | 酒泉 | 招远 | 库尔勒 | 白银 | 沧州 | 唐山 | 库尔勒 | 新沂 | 辽阳 | 恩施 | 包头 | 赵县 | 景德镇 | 庄河 | 东方 | 东营 | 三沙 | 福建福州 | 江西南昌 | 岳阳 | 大丰 | 天水 | 忻州 | 绥化 | 吉林 | 吴忠 | 七台河 | 汕尾 | 鹤岗 | 邹城 | 兴安盟 | 寿光 | 蓬莱 | 长垣 | 泰安 | 北海 | 遵义 | 广安 | 珠海 | 景德镇 | 海北 | 霍邱 | 神木 | 中卫 | 牡丹江 | 阳春 | 平潭 | 大兴安岭 | 招远 | 临沂 | 亳州 | 漯河 | 长垣 | 昌吉 | 涿州 | 灵宝 | 绍兴 | 甘南 | 云南昆明 | 迪庆 | 洛阳 | 郴州 | 怒江 | 白山 | 三门峡 | 江苏苏州 | 项城 | 晋中 | 阿里 | 桓台 | 九江 | 迪庆 | 天长 | 陇南 | 鹰潭 | 宜春 | 灌南 | 海宁 | 宿州 | 吉林长春 | 果洛 | 德宏 | 河北石家庄 | 乐平 | 宿州 | 长治 | 雅安 | 潮州 | 黄南 | 遂宁 | 海宁 | 晋江 | 明港 | 呼伦贝尔 | 安庆 | 德宏 | 武夷山 | 忻州 | 湖州 | 大庆 | 金坛 | 亳州 | 渭南 | 宝应县 | 东营 | 泰兴 | 河南郑州 | 泰安 | 济南 | 滁州 | 潮州 | 洛阳 | 扬中 | 项城 | 保定 | 随州 | 秦皇岛 | 聊城 | 宿州 | 泰安 | 常州 | 海南 | 遂宁 | 七台河 | 揭阳 | 巴彦淖尔市 | 阿坝 | 霍邱 | 广西南宁 | 仙桃 | 大丰 | 衢州 | 酒泉 | 荆门 | 潮州 | 兴化 | 乐山 | 柳州 | 荆门 | 普洱 | 天水 | 广安 | 遵义 | 抚顺 | 三亚 | 宁国 | 上饶 | 铁岭 | 燕郊 | 定西 | 岳阳 | 西藏拉萨 | 黔西南 | 莆田 | 通化 | 海西 | 抚顺 | 惠东 | 台北 | 玉林 | 平潭 | 新沂 | 文山 | 长葛 | 珠海 | 基隆 | 大丰 | 温州 | 台湾台湾 | 洛阳 | 甘南 | 博尔塔拉 | 柳州 | 招远 | 嘉善 | 大庆 | 清徐 | 启东 | 乐平 | 湘西 | 绍兴 | 喀什 | 盐城 | 丽水 | 汝州 | 义乌 | 荆门 | 玉溪 | 新泰 | 崇左 | 汝州 | 朝阳 | 丽江 | 山东青岛 | 通化 | 岳阳 | 保山 | 济宁 | 吕梁 | 淮南 | 阜新 | 屯昌 | 燕郊 | 来宾 | 贵州贵阳 | 台南 | 阳江 | 宁波 | 包头 | 莒县 | 岳阳 | 三河 | 张家界 | 永康 | 南京 | 玉树 | 张家口 | 定州 | 衡阳 | 正定 | 丽江 | 济宁 | 义乌 | 东阳 | 韶关 | 云南昆明 | 江西南昌 | 宿迁 | 四川成都 | 南安 | 肥城 | 吉安 | 长兴 | 白沙 | 唐山 | 诸城 | 白山 | 泸州 | 晋城 | 杞县 | 阿坝 | 黔南 | 晋江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本溪 | 荆州 | 三门峡 | 东莞 | 乌兰察布 | 阿克苏 | 鹰潭 | 咸宁 | 马鞍山 | 明港 | 张北 | 丽水 | 伊犁 | 鄂州 | 江西南昌 | 巢湖 | 柳州 | 大连 | 许昌 | 燕郊 | 海丰 | 沛县 | 芜湖 | 营口 | 东海 | 绵阳 | 宜昌 | 东阳 | 姜堰 | 葫芦岛 | 塔城 | 石河子 | 台湾台湾 | 邵阳 | 仙桃 | 昌吉 | 宜都 | 大兴安岭 | 保定 | 洛阳 | 赣州 | 文昌 | 廊坊 | 海宁 | 德阳 | 澳门澳门 | 运城 | 锡林郭勒 | 温岭 | 厦门 | 长垣 | 恩施 | 遂宁 | 益阳 | 丽水 | 兴安盟 | 张北 | 福建福州 | 新余 | 昭通 | 淮南 | 鄂州 | 延安 | 玉溪 | 扬中 | 醴陵 | 邳州 | 哈密 | 常德 | 浙江杭州 | 赣州 | 南阳 | 湘西 | 金华 | 扬州 | 咸宁 | 芜湖 | 张家界 | 绍兴 | 保定 | 湘西 | 武安 | 清徐 | 漯河 | 赣州 | 仁怀 | 肥城 | 广州 | 莒县 | 天水 | 沛县 | 台州 | 万宁 | 南充 | 张北 | 昭通 | 崇左 | 长治 | 湖北武汉 | 长葛 | 乌海 | 江门 | 崇左 | 永新 | 常德 | 定州 | 晋江 | 楚雄 | 临沂 | 达州 | 寿光 | 中卫 | 汕头 | 长垣 | 荆门 | 湖南长沙 | 台北 | 济南 | 海宁 | 昌吉 | 上饶 | 昆山 | 绥化 | 鹤壁 | 绍兴 | 南平 | 新余 | 高密 | 衢州 | 晋中 | 宣城 | 沛县 | 柳州 | 甘孜 | 巴彦淖尔市 | 文昌 | 昭通 | 白城 | 九江 | 日喀则 | 襄阳 | 温州 | 瓦房店 | 迁安市 | 双鸭山 | 神农架 | 桓台 | 怒江 | 正定 | 聊城 | 来宾 | 贺州 | 锡林郭勒 | 黔东南 | 广饶 | 酒泉 | 湘西 | 铁岭 | 朔州 | 济宁 | 巴音郭楞 | 甘孜 | 汉川 | 松原 | 德宏 | 朝阳 | 醴陵 | 芜湖 | 永新 | 保定 | 吐鲁番 | 乳山 | 天门 | 济南 | 朝阳 | 宝鸡 | 南平 | 防城港 | 德阳 | 日土 | 七台河 | 沛县 | 漯河 | 榆林 | 鹤岗 | 十堰 | 肇庆 | 临沂 | 海南 | 烟台 | 潍坊 | 泰州 | 黄山 | 江西南昌 | 资阳 | 曲靖 | 扬中 | 包头 | 天水 | 香港香港 | 铜陵 | 贵港 | 泰州 | 清徐 | 漳州 | 丽水 | 海西 | 潜江 | 亳州 | 雄安新区 | 武威 | 玉林 | 陵水 | 温岭 | 新余 | 武夷山 | 灌南 | 榆林 | 池州 | 黄石 | 洛阳 | 阿拉尔 | 淮北 | 黔东南 | 杞县 | 盐城 | 沧州 | 文山 | 龙口 | 芜湖 | 聊城 | 和县 | 怀化 | 安阳 | 招远 | 鄢陵 | 忻州 | 连云港 | 高密 | 韶关 | 无锡 | 和田 | 天水 | 临沂 | 宜都 | 仁怀 | 孝感 | 莱芜 | 保定 | 邢台 | 天长 | 日喀则 | 义乌 | 楚雄 | 普洱 | 张家口 | 三亚 | 兴化 | 三明 | 宁国 | 莱州 | 中卫 | 驻马店 | 邵阳 | 阜阳 | 梧州 | 襄阳 | 六盘水 | 黔东南 | 澳门澳门 | 枣阳 | 枣庄 | 蓬莱 | 乌兰察布 | 巢湖 | 潜江 | 汉中 | 玉林 | 济源 | 肇庆 | 顺德 | 珠海 | 四川成都 | 海丰 | 天水 | 鄢陵 | 新泰 | 正定 | 鞍山 | 阿拉尔 | 九江 | 庆阳 | 扬州 | 海西 | 渭南 | 邢台 | 上饶 | 龙口 | 枣阳 | 随州 | 乐平 | 广汉 | 诸城 | 三沙 | 榆林 | 建湖 | 三明 | 宁夏银川 | 营口 | 渭南 | 自贡 | 高雄 | 安庆 | 保山 | 克孜勒苏 | 昌吉 | 湖南长沙 | 盐城 | 河南郑州 | 赣州 | 青州 | 揭阳 | 河池 | 阿勒泰 | 昆山 | 巢湖 | 包头 | 甘南 | 鄂州 | 延边 | 松原 | 晋城 | 德阳 | 项城 | 抚州 | 徐州 | 江苏苏州 | 肥城 | 株洲 | 永新 | 深圳 | 巴音郭楞 | 龙口 | 阿拉尔 | 广西南宁 | 灌云 | 汕尾 | 襄阳 | 贺州 | 厦门 | 衢州 | 湘西 | 浙江杭州 | 赣州 | 三明 | 燕郊 | 广元 | 海西 | 玉林 | 香港香港 | 安吉 | 大连 | 韶关 | 东海 | 山南 | 长治 | 黄冈 | 三亚 | 襄阳 | 延安 | 宣城 | 灌南 | 定安 | 鞍山 | 双鸭山 | 咸阳 | 琼海 | 泉州 | 儋州 | 营口 | 惠州 | 濮阳 | 喀什 | 凉山 | 湛江 | 信阳 | 临夏 | 阳春 | 汉中 | 乐平 | 台州 | 甘孜 | 泉州 | 韶关 | 克孜勒苏 | 台中 | 新乡 | 泸州 | 辽阳 | 遵义 | 芜湖 | 澳门澳门 | 安岳 | 榆林 | 湘西 | 瓦房店 | 宝应县 | 吴忠 | 阳春 | 营口 | 泉州 | 明港 | 汉川 | 吉林长春 | 长葛 | 寿光 | 东海 | 温岭 | 日喀则 | 大丰 | 锡林郭勒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青海西宁 | 云浮 | 红河 | 陇南 | 桂林 | 澄迈 | 安康 | 玉环 | 那曲 | 潍坊 | 吉林长春 | 垦利 | 儋州 | 金坛 | 蓬莱 | 湘西 | 扬州 | 巴中 | 德宏 | 娄底 | 肥城 | 儋州 | 防城港 | 台北 | 南京 | 河池 | 启东 | 中卫 | 湖州 | 广西南宁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鹤壁 | 兴化 | 仁怀 | 昌都 | 荆门 | 宁夏银川 | 德州 | 澄迈 | 张家口 | 开封 | 仁怀 | 镇江 | 朝阳 | 阿拉善盟 | 鄢陵 | 启东 | 呼伦贝尔 | 遵义 | 无锡 | 楚雄 | 山东青岛 | 赵县 | 甘南 | 临夏 | 大兴安岭 | 甘南 | 江门 | 桐城 | 嘉善 | 深圳 | 东阳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青海西宁 | 义乌 | 防城港 | 北海 | 临汾 | 灌南 | 新乡 | 简阳 | 宜都 | 神木 | 宝应县 | 北海 | 文山 | 四川成都 | 灌南 | 济南 | 日照 | 漯河 | 绵阳 | 遵义 | 咸阳 | 双鸭山 | 泰安 | 松原 | 朝阳 | 宜都 | 公主岭 | 建湖 | 铁岭 | 河池 | 阿拉尔 | 内江 | 北海 | 新泰 | 青州 | 高雄 | 海西 | 黔西南 | 甘肃兰州 | 阿拉尔 | 柳州 | 惠州 | 舟山 | 绵阳 | 鹤壁 | 长治 | 牡丹江 | 山南 | 文山 | 三河 | 基隆 | 宜都 | 禹州 | 聊城 | 宜都 | 淮北 | 保山 | 河南郑州 | 焦作 | 吴忠 | 昌吉 | 烟台 | 玉环 | 乳山 | 运城 | 运城 | 洛阳 | 四平 | 海南海口 | 黄冈 | 包头 | 泰州 | 张掖 | 曹县 | 遵义 | 日喀则 | 临夏 | 怀化 | 安阳 | 十堰 | 牡丹江 | 益阳 | 甘南 | 陕西西安 | 钦州 | 安岳 | 绍兴 | 绥化 | 达州 | 滁州 | 桐城 | 神农架 | 中山 | 云浮 | 阿勒泰 | 杞县 | 绵阳 | 东海 | 来宾 | 江苏苏州 | 福建福州 | 绵阳 | 石狮 | 滨州 | 锡林郭勒 | 库尔勒 | 平凉 | 绥化 | 铜陵 | 基隆 | 神木 | 惠州 | 绥化 | 眉山 | 石河子 | 克拉玛依 | 昭通 | 汕尾 | 四川成都 | 珠海 | 崇左 | 四川成都 | 庆阳 | 清远 | 宁夏银川 | 和田 | 怀化 | 赤峰 | 遵义 | 台南 | 濮阳 | 嘉善 | 克拉玛依 | 遵义 | 莱州 | 黑河 | 绵阳 | 晋江 | 达州 | 仙桃 | 靖江 | 库尔勒 | 铁岭 | 红河 | 濮阳 | 台湾台湾 | 巢湖 | 湘西 | 廊坊 | 海安 | 平潭 | 晋中 | 山东青岛 | 白银 | 蚌埠 | 吐鲁番 | 池州 | 眉山 | 日喀则 | 德清 | 湖州 | 永新 | 红河 | 大丰 | 攀枝花 | 烟台 | 菏泽 | 安岳 | 洛阳 | 焦作 | 沧州 | 定州 | 乌兰察布 | 资阳 | 仁寿 | 恩施 | 白城 | 周口 | 塔城 | 姜堰 | 济源 | 石嘴山 | 长兴 | 沧州 | 青海西宁 | 珠海 | 醴陵 | 陕西西安 | 赣州 | 秦皇岛 | 库尔勒 | 濮阳 | 绍兴 | 吉林长春 | 保山 | 绍兴 | 固原 | 巴彦淖尔市 |